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學園地
和合文化與民事司法審判的關系
 

和合文化與民事司法審判的關系

   項延永、幹莉娜

一、 我眼中的和合文化

“和合”是中國古代關于綜合性思維的代名詞,喻指萬物萬象各有不同,卻可以調和起來,但這種調和又不會使各物象改變其內在實質,仍保留其自身的不同。在這個意義上,“和合”又讀成“huo he”。“和合”兩字自春秋時期開始連用,形成和合概念,它包含了和諧、和平、和睦、中和、融合、聯合、合作等含義。

天台山對于和合文化的意義,主要體現在四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寒山、拾得“和合二聖”的形象,成爲中華文化在民間廣泛流傳的形象化表現與人格化象征,體現了人們對“朋友和合”、“夫妻和合”的寄寓,寄托了對和樂美滿生活的向往,而作爲二聖遁世隱居了70多年並終老之地,天台山當然地成爲了“和合文化”的主要發祥地;第二個層次是天台山以宗教文化爲特色,融彙了儒家文化以及民間文化,由以天台宗爲代表的佛教文化,以南宗爲代表的道教文化和以理學爲代表的儒家文化以及民間文化所共同組成,呈現出一種佛道長期並存、儒釋道三教互融的文化格局,彰顯了兼容並蓄、和而不同的文化和合力量;第三個層次是天台山不斷接納中原大姓入遷、繁衍、融合,體現了當地南北兼容的大氣、和睦;第四個層次是天台山有別于古都文化和其他名山文化,以崇尚自然爲核心,以神山秀水爲依托,展示了人性、社會、自然和合的哲學命題。

概而言之,和合文化講究的是和諧與融合,將矛盾的不同體納入和諧的同一體之中。“和合”是中華文化的首要價值,是華夏文化的人文精神,亦是中國傳統的文化精髓。“和合文化”是中華民族在長期的曆史發展過程中形成的文化積澱,並已凝結成爲華夏文明的基本精神與中華民族的核心理念。“和合”是一種智慧。對國家而言,是一種治國理政的智慧;對個人而言,是更好地生産生活的智慧;對法官而言,我認爲,就是一種司法智慧。

二、和合文化在民事司法審判中的表現

司法裁判是對社會矛盾沖突的解決,在這個過程中,既有當事人之間的矛盾,也有法官與當事人之間的矛盾,更存在著裁判結果上法理與情理的矛盾等等。要對這麽多的矛盾進行協調,必然需要法官具備和合的司法智慧。法官應當從和合文化思想中吸取哪些有用的智慧?

1.和合文化對司法形象的影響,主要體現在法官與當事人之間的和合。一般人通常認爲,法官應當是公正威嚴的。但我個人認爲,法官公正是必須的,但對威嚴應當保持一定的警惕。在國家法官學院學習時,讓我印象最深的是觀看德國的開庭審理,發現法官在法庭上的表現非常和藹可親,沒有中國法官那種威嚴,法官在法庭從來不會呵斥、責罵當事人,還經常出現調侃、幽默的對話,法官與當事人在庭上表現出一幅其樂融融的景象。後來我到美國考察,旁聽了美國法官的開庭,也發現這種情況,法官比較和藹可親,並非想像中那樣嚴肅,法官在庭審過程中制造的氛圍非常人性化。當事人與法官非常的和合。

與刑事審判不同,民事立法的價值取向是以定紛止爭的指導思想,維護社會正常的經濟秩序,保障公民的財産性權利,所以民事審判中在當事人民事權利的處理上賦予了很強的自主性。民事審判思維中法官有很強的謙和性和被動性,法官第一需要考慮的是救濟當事人的民事權利,恢複社會經濟秩序,而不是對違法行爲的制裁。只要不違反法律禁止性的規定,法官都應當予以准許。“在民法慈母般的眼裏,每一個個體就是整個世界”,民商案件庭審過程中的和合,確系民事審判價值的應有之意。

2.和合文化對司法程序的影響,主要體現在法官與當事人、當事人與當事人之間的司法協同。傳統的民事司法理念中,我們往往把訴訟當作一種戰爭,當事人在法庭的戰場上進行搏弈,法官完全進行中立裁判。這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典型的司法競技主義。這種競技主義有其致命缺陷。它只是按照法律形式主義,邏輯抽象地確認當事人訴訟地位和權利的平等性,卻忽視了當事人訴訟能力的實質差異,現實生活中雙方當事人的訴訟實力往往並不平等,證據偏差情況比比皆是。這導致訴訟嚴重背離實質正義,而淪爲一種“純粹的程序正義”,從而使司法完全背離了權利保護的根本目的,引起了人們對司法制度的質疑和反思。

因此,必須在訴訟法理論上引入司法協同主義。司法協同主義與和合文化有異曲同工之妙,一方面,它強調法官在訴訟中要扮演更加積極的角色,要充分運用訴訟指揮權尤其是釋明權,與當事人進行溝通與協作,賦予當事人陳述意見並提出訴訟資料的權利;另一方面,其強調當事人之間的訴訟協力義務、訴訟促進義務、真實義務、完全義務等,通過當事人與法院、當事人之間的共同作業,協同發現真實、實現正義。

司法協同主義在對司法競技主義利弊的揚棄下,確保了當事人訴訟地位和權利的實質對等,彌補了當事人訴訟能力不足,使司法成爲一個公共論壇,在遵循基本程序框架的前提下,通過程序參與者、程序主持者三方的理性對話、協商,減少不必要的對抗,增加更多有益的妥協與合作,使得當事人能夠獲得迅速且經濟、慎重且正確的裁判,使得民衆能夠對司法程序更易于理解、利用和接受,從實質上保障人民“接近正義”的憲法性權利。

3.和合文化對司法結果的影響,主要體現調解方式的重要性。司法是解決社會矛盾沖突的一種手段。最好的司法結果,應當既能體現法律效果,即法律規則的嚴肅性得以實現,又能實現社會效果,即司法裁判能促進社會進步,樹立公序良俗等。這是一種司法共贏的狀態。這種共贏的狀態應當有兩個維度,一是法實現上的共贏,即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合一;二是實體結果上的共贏。即讓雙方當事人達到共贏的狀態。這實際是一種和合狀態。所以,實體結果上,調解是一種有效的手段。而如果是判決的,在堅守法律底線的基礎也要進行利益平衡、政策考量等,不可一判了之。

三、民事法官如何踐行和合文化?

1.培養高超的司法能力。這種司法能力不僅僅體現在法律知識、法律素養上,更爲重要的是司法智慧的培養,生活常識的關注。“天理國法人情”同樣重要。天理,表明的是一種自然法;國法是制定法;而人情是習慣法,體現的是生活常識的尊重。我們當前的司法隊伍中,學生型幹警多,經驗型、專家型人才少。盡管一般社會輿論對于司法的公信力尚存期待,但對任秋華、宋魚水、詹紅荔等模範法官所做的司法裁判卻具有高度一致的認同感。這也從側面證明了人情這個習慣法的重要性。“人情”,正是我們的青年學生型法官最欠缺的。就我國現階段法官隊伍的現狀而言,青年幹警從數量上約占法官總數的三分之一,他們有著較好的法學理論素養和專業知識結構,有著熱血的法學夢想,但缺乏社會閱曆,缺乏群衆工作的經驗與能力。要探索出一條符合基層法院實際,體現青年法官培養特點的路徑,在群衆中學習,在實踐中鍛煉,實現由知識型法官向鄉土型、複合型人才的轉變。

在社會發展過程中,新型、疑難案件層出不窮,征地拆遷、土地承包、社會保險、教育醫療等涉民生問題和群體性利益的案件逐年增多,案件處理和利益平衡的難度越來越大。此外,社會形態的急劇變遷也對社會的安全穩定形成了巨大挑戰,法院負擔的責任已經不僅僅是依據法律判定是非,更要通過適用法律來及時化解糾紛、引導與規範社會秩序、維護社會穩定。這些都需要法官提高司法智慧,通過不斷的學習、積累和實踐,涉獵相應的自然科學、人文社會科學知識,積極投身司法實踐和社會實踐,了解群衆所需,關注民衆疾苦,克服職業麻痹,保持司法良知。

2.注重以平和的調解方式解決糾紛。調解分爲訴訟外調解與訴訟調解,前者是由中立的第三方主持,或者是一般公民、單位組織,或者是行政機關;後者是案件進入訴訟程序之後,在開庭審判之前或審判之中由法院主持,並依據自願、合法的原則在雙方互諒互讓、相互妥協的基礎上達成調解協議,解決糾紛。作爲我國法院長期使用的一項解決糾紛的制度,調解對于消除當事人之間的對抗情緒、徹底化解矛盾、實現雙方和合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從古代開始,“無訟”、“明教化、息訟端”就一直影響著我國法律思想和訴訟觀念的形成與發展。在構建和合社會的新形勢下,我們要將好的傳統做法注入新的內涵和活力,提高做好調解工作的能力和水平,更好發揮調解作用。

去年以來,我院實行了“調判分離、繁簡分流”的大速裁機制,積累了一定的經驗,結合員額制改革的內容,我認爲現階段要分三步走,來發揮調解作用、追求和合價值:第一層面,要完善多元糾紛解決機制,依靠黨委政府的作用,構建大調解格局,初步分流案件。今年6月份,最高院發布了《關于人民法院進一步深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的若幹意見》,中院也提出了建立1+2+N的訴調對接模式,都是對多元化解機制的探索。第二個層面,法院從自身職能出發,整合現有調解資源,將法官助理充實到速裁法庭,主要從事案件的訴訟調解工作;要科學銜接機制,避免“強制調解、久調不決、以調拖延”等情況;要發揮審前程序的作用,簡單案件用好調解、督促程序,減少開庭案件數,複雜案件庭前要做好爭議焦點歸納、答辯意見收集、證據情況固定等工作。第三層面,員額法官對調解不下,且經過庭前程序、固定了爭議焦點和證據的案件,及時開庭下判。這個三步走框架,也是我院今年申報省法學會的調研課題,即《關于立案登記制背景下完善多元糾紛解決機制的調研》。目前,該課題正在進一步研究中。

3.通過程序正義來實現和合。程序的功能不僅僅是實施實體法的手段或工具,而有其獨立的價值與意義,不能把程序當作爲實體服務的工具。法官在裁判過程中必須堅守程序正義,這是實現“和合”的基本途徑。一個好的法官,當事人勝敗皆服;一個壞的法官,即使勝訴方也投訴法官;中等法官,勝訴方滿意而敗訴方投訴法官。也許這些法官都是遵守實體法的規定,但當事人對法官的不同表現,主要原因不是法官沒有把握好實體法,很多時候是沒有把握好程序法。

獲得勝訴和獲得公正對待是當事人的雙重願望,二者是完全獨立的。當事人一方面都希望法官作出公正的而又合其自身利益的實體裁判,同時也希望獲得平等參與、平等影響裁判結果的機會。泰勒教授在總結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提出了能夠使民衆感受到滿意的司法程序應具備最重要的四個特征:(1)聲音,即參與者應該在程序中有自己的聲音;(2)中立,司法機構應當在程序中保持中立;(3)尊重,司法機構各方面的工作人員,包括法官、檢察官、書記員、法警等,對當事人的尊重;(4)信任,司法機構應當真誠面對當事人,贏得當事人的基本信任。這個研究結論對我們的司法實踐有重要的啓發。

司法機關不是銷售商品的商店,訴訟當事人也不是顧客,“顧客的滿意”可以不是我們的最終目的。然而,如果我們想要更妥善地解決糾紛,民衆的感受也應當是我們考慮的一個重要因素。因爲糾紛的最終解決和判決的最後被接受,都和當事人的態度有關。

最後,引用一句佛學術語作結,“一心不生,萬法無咎”,每個人都不存在取舍憎愛之分別心,則萬法皆可回歸其真實的面目。

作者單位:玉環縣人民法院

版權所有:皇冠足球hga025手机版中級人民法院 浙ICP備06050081號
地址:皇冠足球hga025手机版市府大道399号 邮编:318000  访问量:32016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