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院文化 > 廉政文化
生命只爲一個信仰

每逢國慶,我們都會不約而同地緬懷先烈。據建國初期的普查統計,全國有2100萬革命者爲新中國的建立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其中有不少是沒有留下姓名的無名烈士。這些革命者雖然沒有看到勝利的曙光,沒有聽到新中國成立的禮炮聲,沒有享受到勝利的果實,但他們不會遺憾;盡管知道自己所追求的理想信仰不一定會在自己的手中實現,但他們始終堅信革命者一代又一代的前赴後繼、英勇犧牲,共産主義的崇高理想就一定會實現。或許,正是因爲有了這樣一種信仰,才能讓革命先輩有了無畏前行的力量,才能勇敢地面對敵人的屠刀,才能不懼流血犧牲。

  曾經到過井岡山,參觀過井岡山烈士陵園。聽講解員介紹,犧牲在這裏的有名有姓的革命烈士有13755人,而未留下姓名的無名烈士則有32300人。當時印象最深的,是有關劉仁堪烈士的事迹介紹。1929年5月19日,中共蓮花縣委書記劉仁堪被敵人押至刑場准備斬首示衆。劉仁堪對圍觀的群衆高聲大喊:“國民黨殺人魔鬼瘋狂不了多久,工農紅軍一定會打回來的!”敵人沒想到劉仁堪死到臨頭還這麽“頑固”,就殘忍地割去劉仁堪的舌頭。劉仁堪雖然不能講話了,但他仍然忍痛用腳趾蘸著嘴裏流到地上的鮮血,寫下了“革命成功萬歲”六個血字,表現出共産黨人英勇不屈的英雄氣概。

  曾經到過南京雨花台,參觀過雨花台烈士紀念館。據館內資料介紹,從1927年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前,雨花台成爲國民黨反動派屠殺中共黨員和愛國人士的主要刑場。在22年中,有近十萬的共産黨人、工人、農民、知識分子等革命志士和愛國人士在此慘遭殺戮。中國共産黨早期領導人鄧中夏、恽代英、羅登賢等人,都先後壯烈犧牲在雨花台。著名共産黨人鄧中夏于1917年考入北京大學,是“五四”運動的主要組織者之一,爲我黨早期革命工作作出過卓越貢獻。1933年5月,鄧中夏不幸被捕,後被押往南京國民黨憲兵司令部監獄。獄中秘密黨支部曾派人詢問其政治態度,鄧中夏回答說:“請告訴同志們,我鄧中夏就是燒成灰,也是共産黨人!”鄧中夏以共産黨員的堅定信念和鋼鐵般意志,拒絕了敵人高官厚祿的利誘,屢遭嚴刑拷打而堅貞不屈。1933年9月21日,鄧中夏唱著《國際歌》走向雨花台,到了刑場上依然高呼口號:“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産黨萬歲!全世界無産階級聯合起來!”鄧中夏英勇就義時年僅39歲。

  曾經到過重慶歌樂山革命烈士陵園,參觀過被稱作人間地獄的白公館和渣滓洞。空氣汙濁、飯食粗劣、酷刑折磨,動搖不了紅岩英烈的崇高信仰,他們甯死不屈、視死如歸的高尚情懷感天動地。20多歲的共産黨員劉國出身豪門望族,被捕後他的哥哥千方百計設法營救,特務頭子徐遠舉開出的條件是,劉國必須在他哥哥代寫的悔過書上簽名後才能走人。但劉國說釋放必須無條件,他拒絕在悔過書上簽名。臨刑前的劉國,曾經寫過一首詩,其中有這樣的詩句:“我們沒有玷汙黨的榮譽,我們死而無愧。”他在被押往松林坡刑場的途中,始終高呼口號,竟被行刑的特務用刺刀割掉了嘴唇。還有張長鳌、尚承文兩位烈士,在獄中被軍統特務用電刑拷打,兩個人受電刑後渾身抽搐、身體萎縮,他們卻一直咬緊牙關毫不屈服。凶狠的軍統特務操起一個十字鎬,向他倆頭部砸去,兩個人當場腦漿迸裂壯烈犧牲。張長鳌、尚承文兩人,是死得最慘的兩位紅岩烈士。

  曾經到過革命聖地延安,參觀過延安革命紀念館。1935年10月至1948年3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和陝甘甯邊區領導中國革命的光輝曆史,在紀念館裏通過大量珍貴的革命文物得以呈現,這裏是中國20世紀一個輝煌的聚光點。上世紀三十年代的延安,是個出了名的窮山溝,物質生活條件與國統區相比真有天壤之別。可就是這樣一個窮得不得了的陝北農村,卻吸引了全國各地許多有志青年、知識分子,放棄優越的物質生活,兄弟相約、親友相約、師生相約沖過重重關卡,奔赴這塊共産黨的根據地,有時一天就有1000多人跑到延安。紅岩烈士楊漢秀就曾背叛自己的軍閥家庭,毅然奔赴延安參加革命。1949年11月23日,楊漢秀被國民黨特務秘密殺害于歌樂山金剛坡。當年楊漢秀背叛反動家庭投身革命的行爲,一度讓人不理解甚至被懷疑,並受到不公正的對待。盡管楊漢秀遭遇了種種曲折磨難,但她始終沒有動搖跟黨走的決心。

  今年春天,我到過山東蒙陰縣,參觀了孟良崮戰役紀念館。在紀念館的後面,是烈士陵園,一排排高大的松樹下,靜臥著數千座烈士墓。烈士墓都是高出地面的小土堆,用水泥砌好四周,上面覆蓋一塊不大的長方形大理石臥碑,碑面中央是一顆五角星。這個墓區安葬著在孟良崮戰役中犧牲的2859名革命烈士,還有2680位無名烈士。孟良崮戰役烈士陵園始建于1952年,當年有關部門組織民工挖墓遷墳,按照當時的價格,民工每挖一個墓坑可得工錢3角。當民工們挖好5000多個墓坑後,一聽說這是給孟良崮戰役犧牲將士挖的墳墓,所有的人未領一分報酬就默默離開了。這裏還安葬著中共山東分局女幹部陳若克和她出生才18天的女兒,陳若克是八路軍第1縱隊政委兼中共中央山東分局書記朱瑞的妻子。1941年11月,日本侵略軍大舉掃蕩沂蒙山區,陳若克因懷有身孕,在突圍時被捕。被捕後的第二天,陳若克産下一名女嬰;18天後,陳若克母女被日本鬼子連捅27刀,她犧牲時年僅22歲。“沂蒙母親”王換于和兒媳婦賣掉了三畝地後,置辦了一大一小兩口棺木裝殓陳若克母女,並安葬在沂南縣東辛莊。1953年,陳若克母女墓被遷至沂南縣孟良崮烈士陵園。

  我所參觀過的許多地方的烈士紀念館,所陳列的烈士資料都清楚地告訴後人,那些爲革命成功、爲新中國的誕生獻出寶貴生命的革命英烈,大多年紀輕輕,正處花樣年華,不少人受過高等教育,有的還留學海外,擁有碩士、博士學位。他們的家庭大多殷實甚至是顯赫,深受家人寵愛的年輕人完全可以過上衣食無憂的安逸生活。但爲了心中崇高的信仰,他們義無反顧地舍棄富貴優裕的生活,心甘情願爲理想和信仰抛灑一腔熱血。共産主義信仰成爲其人生中最重要的東西,值得爲之活著,也值得爲之獻身。舍棄安逸、舍棄家庭、舍棄愛情,甚至是舍棄生命,那些年輕人用青春與熱血、奉獻與犧牲,告訴人們什麽是忠誠、什麽是信仰。

  據建國初期的普查統計,全國有2100萬革命者爲新中國的建立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其中有不少是沒有留下姓名的無名烈士。這些革命者雖然沒有看到勝利的曙光,沒有聽到新中國成立的禮炮聲,沒有享受到勝利的果實,但他們不會遺憾;盡管知道自己所追求的理想信仰不一定會在自己的手中實現,但他們始終堅信革命者一代又一代的前赴後繼、英勇犧牲,共産主義的崇高理想就一定會實現。或許,正是因爲有了這樣一種信仰,才能讓革命先輩有了無畏前行的力量,才能勇敢地面對敵人的屠刀,才能不懼流血犧牲。

  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勋永垂不朽。“生命只爲一個信仰,无论谁能听见……我的信仰是无底深海,澎湃着心中火焰,燃烧无尽的力量,那是忠诚永在……”这是电视连续剧《潜伏》主题歌《深海》的一段歌词。为信仰而奋斗,为信仰而献身,这是无数革命先烈以鲜血和生命写就的信仰和忠诚。

  沒有當年革命先烈堅定信仰前赴後繼、英勇犧牲,就不會有新中國的誕生,也就不會有今天和平安甯的幸福生活。面對當今社會轉型、體制轉軌、利益多元、誘惑多多的現實,信仰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打造從嚴治黨新常態,對理想信仰是堅守還是淡忘,可以說是檢驗共産黨人是否合格的“試金石”。

  生命只爲一個信仰,这信仰是人生的灯塔,会照亮我们前行的路。  

版權所有:皇冠足球hga025手机版中級人民法院 浙ICP備06050081號
地址:皇冠足球hga025手机版市府大道399号 邮编:318000  访问量:32094177